宁波东力42亿应收账款接近总资产50% 货币资金锐减31亿流动性承压

  长江商报 魏度

  中国齿轮行业首家A股公司宁波东力(零零贰壹陆肆.SZ)双主业战略受挫。

  三季报显示,公司前玖个月巨亏约叁贰亿元,拖累未分配利润为-贰玖.零伍亿元。巨亏源于此前蛇吞象式并购触雷,产生巨额损失。

  长江商报 发现,经营业绩巨亏使得宁波东力原本高企的负债率雪上加霜。截至三季度末,其资产负债率飙升至玖柒.柒陆%,已经资不抵债。

  同时,宁波东力流动性严重不足。截至今年玖月底,其货币资金锐减叁零亿仅剩下壹壹.柒肆亿,而公司短期借款高达叁零.玖亿元。今年前玖个月,公司经营现金流净流出过亿元,同比锐降壹叁捌.伍柒%。

  此外,公司应收账款偏高。三季度末,其应收账款为肆贰.贰陆亿元,接近总资产一半。如果再加上壹贰.伍肆亿元其他应收款,则超过公司总资产六成。

  蛇吞象并购触雷

  一次蛇吞象并购,让宁波东力受伤颇深。宁波东力创立于壹玖玖柒年,财务数据显示,上市之后,经历了短暂的业绩较快增长后,宁波东力盈利能力开始滑坡。贰零零柒年,其实现净利润伍陆零贰万元,贰零壹零年达到捌叁玖叁万元。只不过,贰零壹零年的经营业绩是公司历史业绩的巅峰,此后一路下滑,甚至陷入保壳境地。贰零壹贰年、贰零壹叁年连续贰年亏损。从贰零壹贰年至贰零壹伍年,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连续肆年亏损。这期间,公司依靠获取补助等保壳。贰零壹肆年,其补助为贰贰柒玖.捌陆万元,占当期净利润的陆零%。

  传统主业经营业绩难看,公司筹划跨界并购。贰零壹陆年,公司筹划以贰壹.陆亿元收购年富供应链公司壹零零%股权,同时配套募资叁.陆亿元。该项资产收购交易于去年捌月全部完成。

  只是,该项收购交易一直备受市场质疑,这源于其高溢价。截至贰零壹陆年伍月叁壹日,年富供应链壹零零%股权净资产为贰.伍肆亿元,交易价格较净资产增值壹玖.零陆亿元,增值率高达柒伍零.柒陆%。交易对方给出了贰零壹陆年伍-壹贰月及贰零壹柒年至贰零壹玖年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 不低于壹.壹亿元、贰.贰亿元、叁.贰亿元、肆亿元。

  而在贰零壹肆年、贰零壹伍年,其营收为壹零肆.玖零亿元、壹肆柒.陆壹亿元,净利分别为叁叁柒捌.玖叁万元、柒肆贰捌.贰柒万元,超百亿营收净利不足亿元,足见其经营业务盈利能力较低,高达柒.伍倍的溢价让人不解。

  果不其然,宁波东力这项并购踩雷。去年,宁波东力并表年富供应链,资产规模由壹柒.壹玖亿元飙升至壹陆叁.玖肆亿元。当年,年富供应链贡献净利润贰.贰陆亿元,业绩完成率为壹零贰.陆叁%。然而,从今年陆月开始,并购危机逐渐暴露,公司发现被骗举报,年富供应链法人代表李文国被抓,公司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系列风险消息纷至沓来。

  上述事件后,公司计提资产减值、商誉减值等,大量吞噬公司净利润,使得今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壹壹捌.伍捌亿元同比增长壹壹贰.陆玖%,净利润巨亏叁壹.玖贰亿元,同比剧降肆柒玖陆.玖壹%。

  实控人夫妇已套现叁亿

  并购踩雷让宁波东力陷入困境,也对宋济隆、许丽萍夫妇提出挑战。

  财务数据显示,公司偿债能力严重不足。截至今年玖月底,公司资产负债率高达玖柒.柒陆%,利息保障倍数-壹玖零肆.叁柒%。公司流动资产柒柒.玖壹亿元,而流动负债为捌零.贰陆亿元。公司货币资金壹壹.柒肆亿元,较年初锐减了叁壹.壹陆亿元,而公司短期借款叁零.玖零亿元,存在近贰零亿元的偿债缺口。

  同时,公司因信披违规正面临索赔。而这,也将是一笔不菲的支出。

  此外,公司应收账款偏高,截至今年三季度末为肆贰.贰陆亿元,占公司流动资产伍肆.贰肆%,占总资产的肆捌.叁贰%。

  流动性告急,公司经营也面临困境。此前,公司试图借助并购实现双主业,如今,如何收拾标的公司这一乱摊子,公司未来如何定位,都成难题。

  在一投行人士看来,宁波东力的未来走向,最有可能是卖壳,通过资产置换等途径,提升公司盈利能力。不过,虽然目前公司市值不到壹柒亿,但巨额资产和负债都需要清理。

  值得关注的是,在贰零壹伍年A股牛市之时,公司实控人宋济隆、许丽萍夫妇完成了一轮减持,合计套现叁.壹亿元。随后,在大多数是大股东响应号召增持之时,宋济隆夫妇并未进行大幅增持。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