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帝国与第一次世界大战博物馆

  永乐大帝朱棣为了解决北方蒙古问题,五次亲征漠北,其打击的重心是阿鲁台的鞑靼部。阿鲁台的鞑靼部遭到重创之后,瓦剌部势力却得以渐增长。宣德九年(壹肆叁肆),瓦剌首领脱欢袭杀了鞑靼部首领阿鲁台。正统四年(壹肆叁玖),脱欢病故,其子也先成为瓦剌首领,并统一了蒙古各部。

  瓦剌与明朝当时经济往来较多,瓦剌对中原的粮食、茶叶、铁器、棉布、绸缎等物资需求较大,他们通过马市和朝贡贸易获取这些生活必需物资。但是随着瓦剌使团人数不断增长,明朝方面已经不堪重负。觊觎中原的财富,同时看到明朝边防的废弛,也先渐渐生出了野心。正统十三年(壹肆肆捌)十二月,瓦剌派出三千五百多人的庞大使团来到明朝贡马。太监王振根据实际人数减免了多余的马价,也先以此事和所谓明朝拒绝和亲之事,大举进犯明朝北疆。

  正统十四年(壹肆肆玖)春,也先兵分四路大举南下。六月三十日午后,英宗朱祁镇在左顺门召开晚朝,选派成国公朱勇带领军马四万五千人,由平乡伯陈怀、驸马都尉井源带领,分别赶往宣府和大同加强边卫。

  随后,朱祁镇在紫禁城内召见众臣,做出了御驾亲征瓦剌的决定。

  虽然很多大臣内心极度反对皇帝亲征,但是慑于皇帝身旁站立的王振的权势,当场没有人对亲征提出任何异议。

  跟传统的认知不同,朱祁镇在宫中做出这样一项影响了明朝国运的决策,并不是太监王振左右的结果。朱祁镇的身体中流淌着明朝皇室尚武的血液,他对太祖、成祖、仁宗、宣宗等先帝们亲自上阵杀敌的历史耳熟能详,羡慕不已,也梦想有朝一日继承先帝们的武功。自幼又喜欢排兵布阵、检阅士兵、骑马射箭,朱祁镇渴望走上战场,恢复祖宗们的荣光。可以说,明朝皇室自开国以来,就有御驾亲征的传统,这也是促使朱祁镇做出亲征决定的重要因素。

  另一方面,当时明朝的军事体制也决定了除了作为最高统帅的皇帝,无人有能力和有权力指挥京师三大营精锐。亲征决定既然做出了,开弓没有回头箭,二十多万京营大军在朱祁镇的带领下,浩浩荡荡走上了北方战场,等待他们的将是一条不归之路。

  二十五万京军和私属仓促就道,大军八日之后,抵达宣府。到了宣府,天气忽然变坏,大风大雨。跟随皇帝亲征的文武官员纷纷请求皇帝在宣府驻扎,不要继续前行,以免出现差池。

  面对这种畏战情绪,英宗大怒,命王振将劝说驻军的大臣们遣送到军队里面,跟着大头兵们一起行军,让他们感受到战争的气氛。

  第二天,亲征大军继续西行,到达鸡鸣山。这时候军中的畏敌情绪更加严重,为了压制此风,在英宗授意和默许下,王振故意凌辱群臣,命成国公朱勇觐见时膝行向前。管理大营的户部尚书王佐和兵部尚书邝聎,无故擅离职守,王振罚令二人跪在草地之中,夜晚才让他们回去。军情紧急,王振身边的亲信钦天监正彭德清劝说他:“敌人强大,不可继续前进,万一皇帝失利被俘就坏了。”内阁学士曹鼐也以皇帝之命关系社稷安危相劝,要求退军。结果,都被王振拒绝了。

  王振明白,年轻气盛的天子朱祁镇不可能同意回师。他满怀信心地要建立不朽功绩,二十五万大军没有跟敌军交手就退师,岂不成了天下的笑柄!

  明军继续前进,到达前线大同。大同镇守太监郭敬秘密告诉王振,若大军继续出战,将正中也先下怀。郭敬显然是得到了某些军事情报,才禀告了王振。因为就在明英宗进军时候,以往战无不胜的瓦剌军竟然悄无声息地退到了塞外。

  这不可能,瓦剌军绝对不可能是畏惧亲征大军才撤走,他们必然隐藏着更深的阴谋!

  当时跟随的文官李贤也看出了端倪,他后来的笔记记载下这段往事,说敌人故意退却,以引诱明军深入围歼。

  说来也巧,亲征大军到达大同当天的夜里,一向晴朗的天空风雨大作,令人胆寒。

  在群臣和王振的极力劝说下,明英宗极不情愿地同意大军班师。

  针对回师的路线,亲征大军的文武官员又产生了极大的分歧。镇守大同的都督佥事郭登建议大军从紫荆关回师。但是明英宗却没有同意这个建议,他的路线是向东,从居庸关回师北京。

  明英宗不选择紫荆关回师是有他自己的想法的。首先,回师就是他极不情愿的决定,如果走居庸关东北一线,在山川众多、地形不利于敌方骑兵展开的情况下,还有可能遭遇瓦剌军,打上一场胜仗,给自己的回师挽回些面子。年轻气盛的皇帝是不甘心一战不打,就这样灰溜溜退军的。

  其次,即使选择走紫荆关一线也并不能保证万全。正统十四年之前,明朝从大同到蔚州的路途中,并无后世人们想象中那种城堡众多,贯通联结为一体,密不通风的防守工事。当时的边墙只是断断续续,在正统年间之前,据《明实录》记载,明朝只在永乐十年有过一次修筑边墙的行为。明朝大规模修建长城是嘉靖朝的事情。土木堡之变时候的宣府边墙长度只有嘉靖时的十八分之一长。

  英宗大军回师的路程如下:八月初三,明军一日行军二十里,自大同回师,到达了双寨儿;初四,大军一日行六十里,到达了滴滴水;初五,大军一日行二十里,到了阳和北沙岭;初六,行军四十里,到达白登;初七,行军七十里,抵达洪州方城;初八,大军行九十里,到达怀安城西边;初九,车驾行六十三里,到了万全峪;初十,大军行六十里,到达宣府。八月初九,大军在万全左卫花园驻扎时,文书官袁敏曾经建议,派遣一大将率兵三到四万人,在宣府城南边或者鹞儿岭驻兵,以防止敌军攻击亲征大营。应该说,这个建议是非常正确的,很可惜,英宗想自己亲自对战瓦剌军,这个无比正确的建议,也是很可能挽救亲征大军的建议被英宗无情地拒绝了。

  八月十一日,大军到达了宣府东南,一日之内行五十六里。英宗亲征大军回师道路上,是一路顺风的,没有遇到什么瓦剌军队。不过,八月十二日这天,大军不紧不慢,放慢行军速度,行二十里,到达雷家站。明英宗朱祁镇在十三日接到了谍报说瓦剌军已经到来时,不但没有加速回师速度,反而还停军不动,并派出断后部队截击瓦剌军。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